徐良兴

匠人小档案

姓名:徐良兴

年龄:34岁

工龄:9年

岗位:油漆组长

匠人心语:我理解的工匠精神,其实就是在每一个细节上都有一丝不苟的追求,不能只顾及效率而放松对工艺、程序的要求。

2007年,中国豪华车市场方兴未艾,在这一年4月,宝利德第一家,同时也是绍兴地区第一家奔驰体验中心在袍江工业区开业,拉开了绍兴豪华车市场蓬勃发展的序幕。

门店开业一年多后,一个瘦高个儿走进维修区,站在当时的油漆组长姚伟栋面前,说自己想学做油漆技师。而姚组长不会想到,就是这个从没接触过油漆行当的小伙子,在宝利德一干就是9年!

“高龄小白”的精进之路

徐良兴来自金华兰溪,出于对汽车的喜爱和对汽车行业的憧憬,他毅然决定半路出家,从家电维修老师傅转身变成汽修学徒工。徐良兴考虑到自身并无汽修基础,所以选择相对比较容易上手的油漆门类入门。但他后来的经历证明,容易上手不代表没有挑战,技艺精进的道路上,所耗费的精力及遇到的挫折,绝不会比其他行当要少。

因为“出道”比较晚,徐良兴始终有一种年龄上的危机感,所以工作之后,他想方设法地去填补时间上的“鸿沟”。徐良兴常常利用空闲时间,去找一些报废的车门或者保险杠等部件练习技艺。

在外行人看来,汽车喷漆也许和刷白墙差不多,殊不知整个流程下来,需要经历数十道工序,从最开始的损伤评判、钣件除油、旧漆打磨,到原子灰施工、喷中涂漆、打磨中途漆,再到烤房喷底色漆、清漆,直至最后的抛光,期间还要做好油漆的调配和车身的遮蔽,其中任何一道工序要达到精通都需要下苦功夫。徐良兴最先遇到的一道坎便是原子灰施工。

要知道,即使钣金师傅手工再精细,修复完的钣件也无法做到完全平整,因此原子灰就派上用场了。原子灰俗称石膏,它的作用是填平表面的凹凸。原子灰小面积的施工,徐良兴很快就学会了,但较大面积的比如半个车门的施工,一度成了他的梦魇:尽管师傅一遍遍传授,自己也一次次尝试,却始终无法做到平整。这让他痛苦不堪,以致于睡觉都不安稳。但有一天,就像高僧“得道”似的,徐良兴突然间就来了感觉!这种“感觉”,事后他也难以用理性的语言归纳总结,有了就有了,今后便几乎再无失手的时候。

其实,所谓的“感觉”就是一种量变到质变,看似虚无飘渺、难以言说,却又是匠人身上实实在在的一部分。有了“感觉”,你才算入了行。

当然,有些技艺是需要用科学的试验方法、数据化的方式去归纳总结的。学过绘画的人都知道调色的重要性,油漆技师同样如此。绘画调色还能有主观上的弹性空间,汽车喷漆是决不能容忍有色差的。为了调出与原车漆一样的色彩,徐良兴面对几十种色母,花费了无数时间精力来摸索和验证配方,记录分析每一次数据。

徐良兴觉得,所谓“工匠精神”,对照他的工作,其实就是在每个细节上都秉持一丝不苟的追求。曾经,由于人员离职,油漆组只剩下姚组长和徐良兴两人,工作量一度很大。在持续一个多月的日子里,徐良兴每天晚上都加班到将近十点,期间未曾休息一天。在这种情况下,“油漆二人组”依然严格遵守标准操作流程。油漆的工序不仅要靠人的技艺,同时也需要时间的沉淀。比如两道工序之间需要静置两个小时,如果减少到一个小时,那今后必然就会出问题。

也许有人会说,油漆做的好坏,平整度、光洁度、色差等都能非常直观地展现出来,所以油漆技师们才会认真对待。这话有道理,但又不完全正确。徐良兴坦言,近十年的工作经验,练就了他比普通人更敏锐的触觉与观察力,许多微小的瑕疵即使客户觉察不出来,但他依旧不愿放过。虽然油漆的修复绝不可能做到100%的完美,瑕疵也终究会存在,但有些人就止步于99%,匠人则会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,向着无限接近100%的完美进发……